刘峰律师:专业为“桨”,扬帆向阳

By | 2021年2月24日

刘峰律师:专业为“桨”,扬帆向阳

文/彭川

【人物简介】 刘峰,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上海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业务委员会主任,最高人民检察院民事行政案件咨询专家,专注于知识产权、争议解决和公司并购等领域,服务的项目累计涉及金额近千亿元。

刚刚过去的2020年,对刘峰律师而言,是硕果满枝大丰收的一年。他不仅同时入选了国际知名法律评级机构钱伯斯、《亚洲法律概况》和The Legal 500榜单,还被《亚洲法律杂志》(ALB)评定为“中国十五佳知识产权律师”,当选《商法》杂志“法律精英”,堪称其律师职业生涯中的一次“大满贯”。

“能够得到大家的认可,当然高兴。不过,也感受到了很大的压力,唯有再接再厉,不忘初心,才能不辜负大家的厚爱。”刘峰说。

知识产权最贴合时代脉搏

刘峰是1968年生人,中学就读于复旦大学附属中学,原以为很容易能考上复旦,却因高考时语文作文考试发挥失常,意外地进了华东政法。与法律的缘分就此结下。

22岁那年,他放弃出国机会,接受分配到一家国有企业做了法务部主管。后来,因国家需要,又被选入党校学习,随后被分配到药企担任领导职务。那是20世纪90年代,我们国家的企业普遍还缺乏品牌意识,有好产品但无品牌形象的企业不在少数,也因此吃过不少亏。因为大学时学的经济法专业,刘峰对此比较敏感。于是,上任后不久,便带领团队踏上了品牌建设之路。

经过努力,加上专业上的支撑,几年时间,刘峰便成功打造了“神象”、“雷氏”两个中国驰名商标。而在这一过程中,在知识产权保护手段方面,他也得到了系统的锻炼。同时,对企业经营也建立了较为深刻的认知,这为其之后的工作夯实了基础。

“在国企时就处理过一些知识产权方面的案子,那时就感觉非常有意思。”刘峰说。

2003年,难以割舍对律师工作的向往,在同班同学王嵘律师的引荐下,35岁的刘峰毅然“下海”,加入上海市申达律师事务所,正式开始了自己的律师生涯。

在申达,他完成了职场角色的转换,陶武平、殷之杰、孔庆德等律师前辈的细心关照更使其养成了注重细节、逐字逐句核对法条原文、严格的时间管理等好习惯。前辈的关心,也成了他后来特别注重传承,愿意关心年轻后学的重要诱因。

2016年,在申达工作了13年后,刘峰率队加入北京大成(上海)律师事务所,现为该所高级合伙人。“两个所的发展定位不一样,申达坚持深耕做精品所,大成规模化发展步伐迈得更快一些。加入大成,就是想试着换一种工作方式——大规模集团军作战,在这里可以有更多的机会排兵布阵。”他说。

为什么选择知识产权?

刘峰表示,刚加入申达时,律所创始人陶武平大律师对他提出过一个明确的要求,必须抓住时代的脉搏。“最符合这一特征的专业方向,我感觉还是知识产权。”而且,随着时代的发展,知识产权保护渐渐成为了国际经济秩序的战略制高点,成为了国与国、企业与企业之间竞争的重要手段,“它的魅力变得越来越大”。中国的知识产权研究起步较晚,虽然知识产权保护条文已达到相当的高度,但在执行上,却与西方发达国家相距甚远。这种差距之“痛”,也成了诸多中国律师为之奋斗的动力。“竞争的最高境界是制定规则。知识产权,某种意义上,就是争抢规则制定权,是一种高端的竞争手段。实践已经证明,因为知识产权方面的劣势地位,发展中国家的技术创新空间已受到极大的扼制。所以,我们必须奋起直追,迎头赶上。”刘峰说。

专注知识产权这一细分领域之前,刘峰也曾什么类型的案子都接,即经历过“万金油”律师的执业阶段。后来有幸回归到自己喜欢的知识产权领域,他说,“我就是觉得心里很踏实,就是这个感觉。”

首先得做个道德高尚的人

岁月不居,时节如流。

转眼十几年过去,刘峰感觉执业以来最深刻的变化,就是整个中国对知识产权的尊重程度今非昔比。

“2008年《国家知识产权战略纲要》颁布实施,将知识产权保护上升为国家战略。十几年来,全世界都看到了中国政府在改善知识产权保护环境方面卓有成效的努力。”刘峰说。

这种改变的背后,是经济和科技实力的变化。“正如美国的崛起,‘引用’了大量英国的先进技术;日本的崛起,‘引用’了大量美国的先进技术,然后消化、吸收再创新,当一个国家自身技术落后竞争对手太多时,‘引用’别国技术几乎是必经的历史阶段。这一时期,管得太死,判赔太高,反而会扼杀技术创新空间,以至动摇国家经济基础。落后国家的知识产权保护,需要一个合理的缓冲期。”刘峰说,虽然在现阶段,我国知识产权侵权现象仍较严重,大量创新成果得不到应有的保护。但近年中国不断加码保护措施,包括引入惩罚性赔偿制度,显著提高违法成本,则释放出了中国保护知识产权的强烈决心与信心。

在此背景下,知识产权法越来越细、越来越专业,也就越来越需要专业律师的支持。

“不过,需要特别警惕的是,因为执业理念的不同,律师在提供法律服务的过程中,发挥的作用并不一定都是正面的。”       刘峰说,“有时候,我们律师之间会开玩笑说,一些企业的老板实际上是被他自己的律师送进监狱的。”

刘峰曾接手过这样一个案子。

某网站利用网络爬虫技术自动抓取第三方网站的网页内容,稍作修改后即在自己的平台上刊出,因涉嫌侵犯著作权被人告上了法庭。

刘峰说,这时作为律师有两种选择,一是让该网站坚持自己原先的技术路线,通过律师的辩护尽可能帮其脱罪;二是帮助网站开展内部整顿,走向合规经营。“这个案件,做合规太复杂了,甚至各地法院的判决原则都不一样。尽管如此,我们团队选择了迎难而上。”在与网站沟通时,刘峰说话非常坦诚、直接。他希望网站将成为行业的引领者确立为自己的发展目标,因此,那些可能的“脏活”就不要再干了。

之后,刘峰和团队为网站提供了大量的合规建议,成功帮助其走上了健康发展之路。

刘峰常对自己的同事说,律师应当将自己当成“公众人物”,因为一言一行都有大家的监督,要严格自律,做好“慎独”。

“我认为,一个优秀的律师首先应该是个道德高尚的人。”他说。

如今,律师的执业领域不断延伸,对专业能力的要求越来越高,因此,扎实的功底,良好的表达等,都是一个优秀律师必备的素质。但在此之外,刘峰说,律师也分“术”和“道”,一般的律师可能更看重“术”,聚焦于通过“术”的运用把问题解决;而真正优秀的律师则会同时注重“道”,除了官司的输赢,也很看重自己代理案件的社会影响。

基于这一理念,他曾“劝退”过一名助理。“我招助理有一个标准,有才有德委以重用,有德无才培养使用,有才无德坚决不用。”刘峰说。曾有一名助理,在给客户提建议时,打个比方,每项建议都像是教抢劫犯在打劫银行时应该戴好头套别露脸,注意别留下指纹……而不是劝客户杜绝打劫的念头,“这种的助理,与我们团队理念不符,我觉得不能与之为伍。”

永不言败

时至今日,刘峰和团队已有大量精品案例获得当事人赞誉和社会认可,而在代理所有案件的过程中,他一直有一个非常明确的要求:永不言败!

刘峰代理过这样一个案例。

孕妇服装品牌“十月妈咪”是上海十月妈咪网络股份有限公司旗下的品牌。2012年后,市场上突然出现了一批印有“十月妈咪”字样的保健品,消费者很容易误认为两者之间存在关联。随后,上海十月妈咪网络股份有限公司以相关企业存在不正当竞争和商标侵权行为为由,将其告上了法庭。刘峰作为原告代理律师参与到该案,“一审我们是赢了的,可后来被告提出保健品与孕婴服装不属于同一类产品,并不会造成混淆,结果得到了法院的支持,之后的几次官司我们都输了。”刘峰说。当时客户认可律师的工作,已准备接受这一结果,但刘峰不想就此认输,“我坚信,我们一定能找到新的突破口。”经过一番努力,刘峰发现,可以为“十月妈咪”申请驰名商标,这样就可以实施跨品类保护了。“十月妈咪已是十几年的老品牌,有一定市场份额,平时也比较注重宣传,具有一定的社会知名度,应该是够条件了。”他说。又经过大量的证据收集,  “十月妈咪”终于在后续的诉讼中获得了宝贵的“驰名商标”个案认定。最终,在经历前后约6年时间的博弈后,实现了全面胜诉。

“穷尽一切办法之前,我们绝不轻言放弃。”刘峰说,这个案子的胜诉对他本人也意义重大,坚定了他的律师执业理念,是一次莫大的鼓舞。

类似这样的案件还有不少。

在中国,招聘网站的基本业务模式是将简历卖给有需要的企业并收取一定的费用,而这样的服务往往是有时间周期限制的,时间一到,简历信息就将被清零,企业如果需要,就只能再次购买。刘峰的当事人是一家科技公司,开发了一款新软件,可以帮助企业将其从招聘网站购买的简历进行网站保存,避免重复购买。而这显然触犯了招聘网站的利益,于是,两家招聘网站巨头将这家科技公司告上了法庭。

“对方是业内巨头,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叫做豪横。我也知道这将是一场硬仗,但还是那句话,我们绝不会未战先降。”刘峰说。

庭审中,为了方便法官等理解,刘峰将该案类比为“短信告微信”。微信是免费的,当年微信的横空出世直接冲击了短信平台的利益,但是,没有人会否认这是一种技术和社会的进步。“技术是中立的,我方公司的技术就像微信,一旦推广,必然让对方公司原先的盈利模式受损,但对于整个社会而言无疑是一次进步。知识产权保护的应该是社会的整体利益,而不是保护某一家垄断企业的利益。保护知识产权不应成为阻碍社会进步的理由,更不能成为社会发展的绊脚石。”刘峰说。

最终,该案以科技软件公司的全面胜诉告终。

刘峰经常告诫身边的人,遇到困难时不要轻易下结论说没办法,如果真的没办法就不要去接手这个案件,“一旦接手,就必须想尽一切办法帮助客户解决问题。永远不要轻易地放弃。”

法律服务是有温度的

担任数十家大型企事业单位的法律顾问,累计服务金额近千亿元,是全球知名律所的高级合伙人、上海市律师协会知识产权业务委员会主任……刘峰这样的履历,绝对可以说是事业有成。

但他也曾遭遇过自己做设计的女儿的“灵魂拷问”:“您是为有钱而强大的企业服务的,而我今后大概率是请不起大律师的弱者。您有没有想过,有朝一日我的原创作品被侵权了,谁来保护我们这些弱者的利益?更不幸的,是有可能您恰好还站在了我们这些弱者的对立面,请您的正是侵犯我们原创著作权的人。”

事实上,如何保护原创?如何帮助弱者?这个问题已在刘峰心里纠结了多年。虽然他回答说,自己可以事先对委托人的人品或者企业的理念进行筛选,但其实他也希望能够做得更多一点。

2020年,刘峰迎来了一次机会。他担任了上海电影集团的专项法律顾问,工作中他发现一个现象,许多的老电影即将超过50年的版权保护期,而根据《著作权法》,词、曲作者等艺术家的版权是终身受到保护并将一直延续至其死亡后50年的。可实际情况是,一旦电影版权到期,这些艺术家的权利将无法确保,甚至可能无人关注。“实际操作中,程式化的版权法对某些艺术家则意味着,他们的创作可能会成为版权法中的牺牲品。”刘峰说。

为此,他想到可以由上影集团牵头,联合其他力量,共同打造一个平台,由平台出面统一处理有关的版权事宜。“平台可以对孤儿作品进行系统梳理,让老艺术家们的权利得到统一保护,并且得到一些应有的补偿。”

这很可能会成为一种新的著作权运营模式,也可以体现法律带来的温暖。刘峰表示,能介入这个项目,自己非常开心,相关的工作目前正一步步推进。

心有花木,向阳而生。

对于团队特别是年轻成员,刘峰总希望他们德智体全面发展,懂得时间管理,还经常告诫他们,“法律服务是有温度的”!他总是愿意心怀美好,以积极的态度对待人生、对待工作。这些年,他不仅担任上海律师学院授课导师,多次为律师提供分层次的执业培训;还配合中华全国律师协会发起的“百千千计划”,为贵州、新疆、云南等地的律师提供专业化律师培训。“东西部法律服务水平的差距很明显,但我相信,我们在当地撒下了一颗种子,终有一天,它会生根、发芽,然后绚烂绽放,共同扮靓我国西部法治的天空。”

主动承担社会责任,刘峰付出了汗水,更收获了快乐。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